浙江配资

神凑轻小说文库 书籍介绍 章节目录 我的书架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收藏本书 GGO论坛 求书频道
选择背景颜色:   选择字体大小: font1 font2 font3

14岁与插画家 第五卷 Episode 8.至福的岛烧酒

    晚饭定在了一家平价居酒屋“大吉丸”。

    好像招牌菜是乡土料理,特别是海鲜是卖点。

    悠斗因为还要开车就只点了乌龙茶。大概茄子和横膈膜也顾虑着他,总之大家都用软饮料碰了杯。

    白砂不看菜单就直接开始点菜。

    “刺身拼盘三份,岛风辣烧蛋卷两份,明日叶天妇罗两份,岛寿司三份。然后……”

    (Lan:请理解成小岛的特有风格这个意思不要和什么驱逐舰的名字配资开户 起来……)

    她来回扫视着全员的脸色。

    “……臭咸鱼,想试试吗?”

    臭咸鱼。

    “那当然要点一份啦!”

    横膈膜一锤定音。

    “那是什么?”

    玛莉歪了歪头。乃乃香给她说明。

    “是八丈岛的名产,一种晒干的鱼。就是传说味道特别强烈”

    “嗯——,就点呗?”

    茄子虽然表情十分微妙不过没有阻止。

    刺身拼盘,完全不用赘述了除了好吃以外没有别的形容了。

    岛风辣烧蛋卷,是一种加入了岛上产的辣椒煎烧出来的烧鸡蛋卷,在普通的烧鸡蛋卷的甜味之外给舌根又留下辛辣的余味。感觉很适合配日本酒。

    然后,终于到臭咸鱼上场的时候了。

    摆在长桌的一旁,外表上看起来只是普通的干鱼而已。

    “嘿,就是这个吗。也没有像传说中那么臭……呕!?”

    下意识地先闭上嘴。

    “这什么啊,好臭!”

    很感兴趣似的看着的玛莉的脸也扭曲了。乃乃香也遮住口鼻。

    “啊哈哈哈!真是臭啊~”

    横膈膜大笑。

    “……这个真的能吃,吧?”

    茄子一脸恐惧地确认道。

    悠斗用来到八丈岛之后最认真的语气回答她。

    “绝对不会强制你吃的”

    白砂向臭咸鱼伸出筷子。

    “哎呀哎呀,只是气味很重而已,口味其实很普通的”

    麻利地将鱼身分开装进小盘里。

    请——并将小盘子递给悠斗。

    “呃、嗯”

    “……!”

    茄子眼带泪光不停摇头。就当做她认输了吧。

    乃乃香虽然并没有明确表示拒绝的意思,不过身体在微微颤抖着。这边也不强求她去挑战了吧。

    “不、不好意思……”

    “我要吃”

    第一个说好臭的玛莉却同意了,在这里也要进行食物挑战吗。白砂将小盘递过去,她苦着脸将鱼肉放进口中。

    小声咀嚼着。

    “嗯……把普通……的干鱼,的味道一口气浓缩了的感觉”

    “如果吃惯了这个的话,甚至会觉得普通的干鱼不够味哦”

    白砂分给了横膈膜那份以后也自己分了一份。

    “悠斗你倒是快吃啊”

    “……感觉,气味会在嘴里残留有点恐怖啊”

    “不、不可能有这种事的吧!?”

    “那,横膈膜你先请”

    “你丫的是男人吗!?”

    进行着这样的不知所谓的对话,最后两人同时吃了。

    先不说气味,口味是很普通。不如说,很好吃。

    “……味道是不差……不过会把整个餐桌都污染的很惨是个不小的缺点啊”

    悠斗说出了感想。

    臭味散开让所有的菜肴都变得像臭咸鱼一样了。茄子和乃乃香都在把椅子不停往后挪了。

    剩下的部分由白砂一人吃光,让店员把盘子撤走了。

    臭咸鱼的影响在喝光了第二杯乌龙茶后才差不多终于恢复。

    这时端上了橙色的寿司。

    “这是八丈岛的名产——岛寿司”

    白砂做着说明。

    看上去是带点带点黄色的金枪鱼的握寿司。

    “……是用酱油腌过的鱼肉和稍微带点甜味的醋米饭握成的寿司。配的不是芥末而是辣椒粉是主要特点吧”

    “会很辣吗?”

    “甜辣的感觉吧?”白砂这么回答玛莉的问题。

    真不愧是乡土料理店的女儿,真是清楚。

    俗话说百闻不如一尝,悠斗拿起一块。

    甜味。鱼的鲜味在口中散开。

    之后是冲入鼻腔的辣椒的辛香气。

    “嘿……不错嘛”

    “唔——哇!真的非常好吃!”

    像这样发出感激之声的乃乃香。

    茄子也点点头,横膈膜已经在伸手拿第二块了。

    不过寿司的大小对玛莉的嘴来说要一口吞下有点太大了,经过了小小苦战才吃下。

    一整盘一瞬间就被清空了,白砂向店员又点了一盘。

    乃乃香一脸神魂颠倒的样子。

    “岛寿司……太棒了,岛寿司……”

    在长崎的石斑鱼之后又增加了一项嗜好嘛。

    “以后要追求小ののの的男生可太惨了吧。喜欢吃的东西是石斑鱼锅和八丈岛寿司什么的”

    横膈膜苦笑道。

    乃乃香急忙摇着手。

    “不、不会提这么离谱的要求的”

    “但还是喜欢对吧?”

    “……没错”

    “啊哈哈哈!”

    “不、不过,我什么都会很享受地吃下去的!”

    在这样的感觉中愉快地结束了晚饭。

    晚上九点。

    回到了酒店。

    悠斗在房间的浴室里冲洗了汗水出来就倒在床上。闭上了眼睛。

    “呼……今天就,早点……”

    叮咚。

    手机通知的声音。

    伸手拿起床头柜上的手机。

    横膈膜:“喝吧!”

    被叫到茄子和横膈膜的房间去了。

    “打扰了”

    “欢迎啊,悠斗先生”

    为他开门的茄子脸上露出了笑容。

    “快进来快进来”

    坐在床边的横膈膜招着手。

    矮桌上摆着下酒的小菜和没见过的酒瓶。

    “这啥咧?”

    “岛烧酒!”

    代替情绪高涨到简直会让人怀疑她是不是已经喝醉了的横膈膜,茄子开始说明。

    “岛烧酒也是一种八丈岛的名产。听说是150年前被流放到这里的一位萨摩出身的人物教会了当地人制作方法”

    (译注:萨摩,古代日本国/藩名,位于南九州地区,包括现在的鹿儿岛县和部分的宫崎县。萨摩出身的最有名人物大约就是明治维新三杰之二的西乡隆盛与大久保利通吧。这里说的被流放的犯人名叫丹宗庄右卫门,在日本仍然奉行闭关锁国政策时经过琉球王国与大清国进行秘密贸易被告发而获刑)

    “挺有意思的小故事嘛”

    听了这样的逸事之后对这酒一下就有兴趣了。

    横膈膜举起了贴着酒标的大瓶。

    “本格烧酒‘八重椿’!来了八丈岛可不能不尝尝这个吧!”

    “……像锦一样”

    “等下!?我不可能像他那样死酒鬼吧!”

    “哈哈哈……”

    茄子准备好了酒杯。

    “本来在晚饭时喝就好了,不过在未成年人面前这样总觉得有些不合适”

    的确乃乃香和白砂都还没有成年。在她们面前只有自己喝酒享乐感觉有点不好意思。

    “啊嘞?玛莉呢?”

    “已经睡着了”

    这就没办法了。

    玛莉本来就应该比悠斗睡得更少。再加上今天又去里见瀑布散步,在温泉和超市里也都太过精神了。自然会早早就睡下了。

    悠斗面前摆上了玻璃杯,倒入了透明的酒液。大约一指深度。

    “总之先就这么喝尝尝味道吧”

    “嗯嗯”

    浅尝一口,气味一下在口中挥散开来。麦烧酒之中带上了红薯烧酒的甜味。

    “这是在大麦烧酒中兑入萨摩薯烧酒调和成的混合烧酒。真是独特的味道呢。觉得怎么样?”

    仔细品尝之后茄子问道。

    “好喝……倒是好喝,就是有点太烈了吧”

    “确实呢。听说九州的一种用四分热水兑六分烧酒的兑热水喝法最好喝。要试试吗?”

    横膈膜从冰箱里取了冰块出来。

    “我就加冰喝就好了”

    放入冰块,再注入常温的烧酒,等酒被冷却到正好入口的时候,冰块的熔化也稀释了酒的烈性,一口吞下。

    冰箱里还放着没有贴标签的塑料瓶。

    “是汲起的地下泉水。岛烧酒兑上当地的地下泉水来喝,真是只有这里能享受的到呢”

    “这可真是不错”

    “啊,下酒菜也有哦!听说很配梅干和柠檬之类的”

    心情格外好的横膈膜把下酒菜摆到矮桌上。

    悠斗喝了口兑水后的烧酒。

    “哦哦……没有直接喝的时候那么冲,很容易就能喝下去啊”

    茄子也长出一口气。

    “哈—— 真好喝……”

    横膈膜一仰头喝干了整杯。

    “呼~~ 加冰也太棒了吧”

    喝的速度是不是太快了点——不过就一瓶的话应该没事吧,就没有提。

    但横膈膜一脸得意地拿出了第二瓶。

    “八丈岛的精品,本格烧酒‘岛流し’(意即流放到小岛)!!”

    哎,就两瓶的话……

    并不可能没事-

    横膈膜开始撒泼起来了。

    “动画的日程竟然提前了啊。啊真是,烦死了!懂吗!?能懂我吗!?”

    “延期之类的偶尔会听说……原来也会提前啊”

    “啊,比起我来说制作方的人肯定更艰难这我肯定也懂嘛”

    “不要紧吗?作画那些的?”

    “这种事我可就完全帮不上忙了”

    “这倒也是”

    吨吨吨,地喝着烧酒聊了起来。

    这种时候接下来的话题基本也都是工作上的抱怨吧。

    “悠斗去过录音现场吗?”

    横膈膜问。

    “动画的?啊,姑且算去过……不过只有些很微妙的回忆啊”

    “怎样的?”

    “感觉很丢脸啊。录音现场的主角是声优们吧。在那里会需要征求原作这边的意见的一般都是配资公司 角色啊故事的解释对吧?”

    “哎,是啊”

    对某句台词里体现出的微妙的感情表现啊,需要在演技中体现出来的里设定啊志雷的。需要类似这样的情报的情况……是有的。

    悠斗也喝干了一杯。

    “但这部分完全没有能让插画家发言的地方啊……虽然和作家一样被礼貌接待着,但发表不了任何意见,对方也没有想要求什么啊”

    “呜……确实是”

    横膈膜虽然是会反复通读原稿再作画的类型,不过这样也充其量只能是和“热心读者”一样的等级。

    悠斗也是同样。

    “《猫奏》的录音,我和玛莉应该都只是参加了第一回和最后一回……原作方的代表是不是一直都只有永井先生一个人来着啊”

    “那位辛苦人编辑啊”

    横膈膜又把话头抛向默默喝着酒的茄子。

    “茄子小姐呢?”

    “……录音吗。没有被邀请参加过”

    “诶!?茄子小姐担任角色设计的游戏,不是有好几个都动画化了吗?”

    茄子把玩着杯子。

    “……我对动画啊声优啊都不太熟悉,让我参加也只会很困扰……再说,游戏的相关人员太多了”

    “是这样吗?”

    “录音的时候——运营平台的制作人,出资公司的制作人,游戏开发公司的制作人,总制作人,剧情设计公司的制作人,负责剧情的作家,其他的还有声优事务所的经理之类的……当然还有音响导演和混音师这些肯定会在。椅子都要不够用了”

    “唔耶”

    “说起来啊……虽然是跟我没什么关系,不过有原作的改编社交游戏和其他作品联动的时候,职员室里顶着制作人和导演之类头衔的人都有十人的样子”

    悠斗不禁苦笑。

    “真是厉害……啊,轻小说原作改编的动画的录音时应该是不会有这么大阵仗吧”

    横膈膜一副心累的表情。

    “我可不擅长应对那些大人物啊”

    “你不是喜欢被当成神明来着吗?”

    “被民众崇拜是很高兴啦。但和工作上被那些大人物低头就不是一回事吧”

    “是这样吗……哎,不要勉强自己,就交给作者和编辑就行了吧?不过我是觉得为了将来做打算去参加个一次看看也挺好的”

    “嗯——就这样吧”

    她又豪爽地大喝一口烧酒。

    闲聊继续——

    横膈膜慢慢地起身。

    “厕所”

    丢下这么一句就向门外走去。

    悠斗歪头问道。

    “要去哪?厕所房间里不就有吗?”

    是不是醉得不轻啊。

    “切——在房间里上的话声音不都被听见了吗!?少女就是会在意的啊!”

    横膈膜吐了吐舌头说。

    “原来如此”

    “好像是在去大浴场的路上有一间吧”

    “啊,好像是有。虽然是要走挺长一段路的样子”

    “正好醒醒酒嘛”

    门关上了-

    房间里一下子安静起来。

    突然就变成和茄子两人独处了。

    “悠斗先生,再来一杯吗?”

    “那,就加冰吧”

    “好的”

    这可真是好机会——悠斗想着。

    好好把话说清楚就只能趁现在了。

    悠斗接过杯子,舌头像蜻蜓点水一般一下喝完一杯。

    再次开口。

    “……茄子小姐”

    “还要一杯吗?”

    “啊不……要是要啦,不过不是说这个……配资公司 在游泳池提到的事”

    “-”

    茄子板起脸来。

    开开心心喝着酒的时候谈这种话题好像不太合适。

    不过——

    “抱歉。我不想让你误解……完全没有别的意思。如果你觉得很失礼的话就当做没听过吧”

    “……”

    茄子无言听着悠斗的话。现在是高台跳水一般的心情。

    “……来我家怎么样?”

    她睁大了眼睛。

    全身凝固,没有做出任何回应。

    悠斗慌忙继续说明。

    “请不要误会。只是让你使用有被炉的房间代替办公室也可以,的意思,完全没有这之外的任何企图。啊,实在不行的话茄子小姐来的时候我去卡啦ok包房工作也没问题。我的话应该是不会有不认识的男人闯进来的吧”

    她摇了摇头。

    “……不行。怎么能这么麻烦悠斗先生呢”

    “根本不算麻烦”

    茄子的表情覆上了阴云。

    “……真是抱歉”

    “哪有什么需要你道歉的?”

    “因为悠斗先生太温柔了……真不应该告诉您我自己的困难的。您就是这样的会完全不顾自己而向他人伸出帮助之手的人啊”

    “不对。我也是为了自己而提议的哦。在房间里安心画着画的时候,想到茄子小姐在公园之类的地方工作,肯定会坐立难安的”

    “……为什么会这样呢?”

    被这样一反问,自己也不太明白这感情的本体是什么。

    友情?锦和横膈膜遭遇同样的情况的话,也会提出一样的提议吗?也许会,也许不会。

    “我不知道”

    悠斗老实说了。

    茄子露出了似乎有些遗憾又似乎有些安心的表情。

    “……真是悠斗先生的风格”

    “像小孩子一样,抱歉”

    “哪里,我才是……”

    “不要逞强。要是感冒了的话就不好了。横膈膜如果之后知道了事情经过肯定也会不好受的”

    她垂下了眼。

    “这……的确……”

    “我也是,听说了以后就一直在意的不行。不如说,反过来就当做帮我的忙……怎么样?”

    “明明被帮助的,是我啊……”

    “怎么样都不行吗?”

    迷茫了许久,茄子终于点了点头。

    “我知道了……就承您厚意”

    呼——全身肌肉中的力量都软下来的感觉。

    悬着的心终于放了下来。

    “太好了——”

    “……?”

    茄子很不可思议的样子歪头看过来。似乎是一时间没能理解悠斗不安的理由的样子。

    “啊,不是……就是担心,要是茄子小姐觉得连我都变成性骚扰混蛋了,什么的”

    她瞪大双眼。

    然后笑得花枝乱颤连手上的酒杯都快要掉下来。

    “什么嘛,原来在担心这种事吗?”

    “那当然”

    笑了好一会儿,茄子再次开口。

    “悠斗先生,虽然我也是个轻率不慎重的女人……不过再怎么说也不可能和不信任的男人一起去旅行吧?”

    “啊……确实是呢。不好意思”

    “希望您能更信任,我信任着您这件事”

    茄子伸出左手。

    那无名指上,还戴着悠斗赠送的戒指。

    她用那左手握住了悠斗的右手。

    拉向她自己。

    完全不明白意图为何,她将悠斗的手拉向自己的胸口。虽然还没有接触到……但只要再稍微伸伸指头,尽管还隔着衣服但也会摸到。

    “茄、茄子小姐……?”

    一脸紧张的她,表情一下缓和下来。

    “我就知道!悠斗先生是不会做什么坏事的。就算喝了酒也不会犯错”

    “是这个意思吗”

    ——硬要说的话,应该只是过于惊讶导致僵直住了而已哦?

    保持着这样的状态茄子又开口问道。

    “悠斗先生,刚才的事……真的可以吗?”

    “当然了。要是说什么‘果然还是不去了’的话,不就像我做了什么事失去了信用一样了吗?”

    “呵呵……您方便的日子大概是什么时候?”

    “每天都没问题吧。不过那个房间对三个人来说太小了——小乃乃香不来的周一、周三和周五吧?”

    “啊,也有不会来的日子呢”

    “最近有游泳部的训练和补习班的样子。马上就三年级了嘛”

    “毕竟还是中学生嘛”

    “对啊”

    “说起来,小乃乃香……升学目标——”

    她正说着,房门磅地一声被打开了。

    “我回来啦——!!”

    光速将被茄子拉到她胸前的右手抽出来。连自己都会惊讶自己的手竟然能动得这么快。

    茄子用颤抖着的声音迎接横膈膜。她大概同样动摇着吧。

    “欢、欢迎回赖”

    “嗯。啊,给我杯兑水的”

    横膈膜坐回床上。

    没看见吗……

    悠斗暗自安心地出了口气。

    兑好水,将杯子靠向嘴边。果然好喝啊。

    横膈膜侧过头问。

    “为啥摸胸?”

    烧酒从鼻子里喷出来了-

    时钟的分针转过了两圈,日期已经悄悄变成第二天。

    “好热”

    已经满脸通红的横膈膜呻吟着。

    “…………”

    茄子的眼睛也不会转了。

    果然还是喝的速度太快了吧?悠斗一边想着一边喝着基本完全是水的兑水烧酒。

    虽然也不是不能理解……

    横膈膜一直被淹埋在让旁人惊诧的工作量里被迫长时间劳动。

    茄子的事情已经在泳池听说了。

    积攒的郁愤让她们想这样大肆狂饮也不奇怪吧。

    悠斗放下杯子。

    “差不多该……”

    “脱就行了吧。我真——聪明”

    “啥?”

    连阻止她的机会都没有,横膈膜一手拉起背心,唰地一下从头上脱下来。

    上半身只剩下了红色的文胸。

    悠斗被吓到整个人跌进沙发里。

    “搞、搞什么鬼啊横膈膜!?”

    再怎么“被看到也没关系”的内衣,那也只是指稍微看到一点吧。

    不过仔细想想这跟泳装也没什么区别?

    早上在泳池里已经看了个够了也没什么好在意的吧。需要在意吗?

    茄子叹了口气。

    当然会了。

    要狠狠教训横膈膜了吗——正这么想时。

    “神绘小姐,我也好热”

    “那,茄子小姐也脱了呗?”

    “就是哦”

    心不在焉地点了点头,她也开始解起衬衣的扣子。好像完全注意不到悠斗的样子。

    啪嗒啪嗒……虽然手的动作已经不太听使唤了,茄子还是将衬衣完全敞开了。

    “哈呼……”

    睡眼惺忪地,以这幅不成体统的样子又拿起酒杯靠向嘴唇。

    悠斗的醉意终于被完全吹飞了。

    “——————————!?”

    发出了不成声的悲鸣。

    横膈膜握了握拳。

    “好!”

    好什么好啊?结果横膈膜把手伸向自己的热裤,唰、地脱下。

    圆润的臀部露了出来。

    茄子也像她一样极其自然地开始解起裙子的扣子。

    “嗯……真轻松……”

    ——已经,顶不住了。

    自己体内也已经被酒精流遍全身了。

    悠斗从沙发上站起身。

    “睡觉吧”

    逃也似的从两人的房间中离开,扑进了自己的床里。

    二色:腹泻治好了!能拉出硬硬的屎了!

    悠斗:是吗……那太好了

    乃乃香:太好了

    茄子:真是的

    神绘:挺好的嘛。现在过来?

    白砂:回去的飞机不是就在今天傍晚嘛

    二色:该死!
上一章   章节目录    下一章

   GGO股票配资 返回顶部 我的书架 加入书架 章节错误 论坛快讯 论坛报道 最近更新

 

重要声明:小说“14岁与插画家”所有的文字、目录、评论、图片等,均由网友发表或上传并维护或来自搜索引擎结果,属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阅读更多小说最新章节请返回神凑轻小说文库股票配资 ,本站永久域名http://qhpz190.cn
Copyright © 2008-2014 神凑轻小说文库浙江配资 All rights reserved.

 

发现配资网 五金股票新闻网 环保投资网 99挖财宝 知识之窗网 葫芦岛新闻网 诊股健康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