浙江配资

神凑轻小说文库 书籍介绍 章节目录 我的书架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收藏本书 GGO论坛 求书频道
选择背景颜色:   选择字体大小: font1 font2 font3

我的青梅竹马山吹同学 第二卷 行于文上的文学少女 第一章 文学少女期待着理想邂逅

    “喜一……为什么你也在这里?”

    “灯里……你怎么也来了?”

    虽然之前对翼和秋人说过“今年就不去七夕祭了”,但我最后还是决定走出家门,而且还在神社境内(即走完参道后的神社“大院”)遇见了她——穿着淡蓝色浴衣的山吹同学。

    大家可知道七夕祭,这是一个把短笺挂到竹子上以祈求心愿的祭典。记得在我们还小的时候,我就和我的青梅竹马——山吹一起来这儿挂短笺。当时神社境内仅有一株竹子。我就是因为回忆起了这些儿时过往,才在今天重新来到这里。于是,我在这儿见到了山吹。

    但更让我们吃惊的事情还没结束。

    神社内突然刮起了不符时令的樱吹雪,紧接着竟然现出了一个人的身形——

    银色与桃色相互交错的三股麻花辫、褐色的肌肤、翠绿的瞳孔、还有尺码微妙的同款校服,一位少女奇迹般地出现在我们面前。她慢悠悠地从空中落到地上,刚伸出手,那些四散的樱花瓣便突然聚集形成了一本厚重的书。紧接着,她开口说道:

    “这是一段早已被忘却的物语·但也是一段从未被抹去的物语·向着那远方的漫漫长路·来吧·再次开启你们青春!”

    为什么山吹会出现在这儿?为什么她会用以前的称呼叫我?在这位突然出现的谜之少女面前,仿佛我的一切疑问都变得风轻云淡了。我们两人呆呆地站在原地。要问原因,那便是这位由樱花变成的少女。我们半天说不出一句话,只能静静地注视着她的一举一动。

    “真是好久不见,灯里,还有喜一郎。不过你们肯定已经不记得我了吧。”

    听到她嘴里说出自己的名字后,我又被吓了一跳。为什么她连我们两个人的名字都知道?还有就是,说我们不记得了,又是怎么回事?

    但她选择无视我们的困惑,继续自言自语般地说道:

    “不过,其实我也挺奇怪的——明明是聚集了那么多感情的诅咒,最后竟然才经过几次任务就被消灭了什么的,果然是中间有什么地方出错了。所以说你们两人需要再一次接受任务。可能你们会觉得天底下岂有此理,但是,所谓的‘应许之罪’就是这样,希望你们理解。”

    少女脸上的表情没有丝毫变化,就连声音也没有任何起伏,她淡淡地说完了这些意义不明的话。我和山吹互相交换了眼神,看得出她和我一样,都对面前这位来路不明的少女保持着警惕。

    “你究竟……是什么人?”

    “啊呀,还没自我介绍真是不好意思。我的名字叫白熊猫小春,还请两位不要见外,叫我小春就好,敬语那些就不必了。我的真实身份是‘青春诅咒’的精灵,也就是你身上的诅咒。我就是为了向你传达这件事而来的。”

    “‘青春诅咒’……?”

    “我身上的诅咒……?”

    面对这洪水般的信息量,我的脑子几乎要转不过来了。从樱花变化而来的少女、名为小春的诅咒精灵、我们此刻正遭受着诅咒……即使我们在看到眼前这一幕后能够接受她是精灵这一说,但诅咒又是什么?不对不对,这种事情怎么可能真实存在呢?这个女孩在胡说些什么啊?我急匆匆地想要否定,却又突然感受到内心存在的一丝信任——小春说的都是真话。尽管我找不出任何根据,但就是觉得她值得相信。就连这种微妙的心情也出现得毫无理由。

    小春伸出了手,那本厚重的书便轻轻地浮到空中。

    “只要用可以与诅咒相匹敌的强烈感情加以对抗,你们就可以解除这个诅咒。为了达到这个目的,你们需要完成这本‘青春任务板’上给出的任务。虽然你们可能已经不记得了,但过去你们确实一起完成过其中的一些任务。最后,你们也从确实诅咒中收获了解放。”

    青春任务……就算她说得如此详细,我还是找不到半点头绪,过去发生的事情也完全回忆不起来。而且,我们两人一起完成过青春任务这件事,也显得十分可疑。我和山吹一起?我们不是已经很久很久没好好说过话了吗?再怎么说也不可能……

    “好像……从刚刚开始你就总是说我们没了记忆什么的……那是怎样一回事?”

    “是的,在完成青春任务之后,所有与之相关的记忆都会被夺走。之前你们完成青春任务的时候,也发生了同样的事情。”

    这样的话,那我们的记忆是被夺走了……吗?脑子里没有任何印象,不过如果真的是因为丧失了以前的记忆的话,那“不记得”就是理所当然了。

    但是,我之所以能接受眼前这位名为小春,堪称神秘的存在,说不定也是因为失去了记忆。我没办法彻底否定她。尽管她刚刚说的话没有半点证据,也无从证明,但我心里完全没产生太多怀疑。

    “等……等下等下,那我们为什么会被诅咒?虽然你看起来是挺神奇的,但是为什么会牵连到我们?”

    山吹慌慌张张地朝小春问道。其实我也想知道,少女说我们正遭受着诅咒,这背后又有什么原因?之前究竟发生了什么?

    面对山吹的提问,刚刚还在侃侃而谈的小春突然陷入了沉默,一动不动地站着。但这仅是一瞬之间,下一秒,她便开口说道:

    “单从结论来说的话,只是因为你们运气不好罢了。在学校这样一个环境内,大量的负面情感不断聚集膨胀,最后形成了具象化的诅咒。恰巧,你们两人在那个时间来到了那棵樱花树下。其实说白了就是一场事故。”

    ……运气不好?

    这算哪门子情况?虽然我们没打算就此接受,但不管怎么说,“只是一场事故”这种理由也太不讲理了吧?而且既然说是事故,就不应该单方面认为是自己倒霉,难道诅咒那边连一点责任都不用承担吗?

    ……但这是真的吗?

    听她说完这句话后我才第一次感到有些不对劲,但我还是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这样想。

    我看了看山吹,她有些不甘心地嘟哝着嘴唇,脸上的表情也显得十分纠结。但直到最后她都没能说出任何话。于是小春继续说道:

    “由于‘青春诅咒’的存在,所以只要灯里你一打喷嚏,就会暂时陷入‘无法触碰物体’的状态,也就是所谓的‘无法干涉诅咒’。要是一直放任诅咒不管的话,最后很可能会发生非常可怕的事,具体情况我不多说。而为了帮助山吹解除诅咒,喜一郎同学自告奋勇接受了青春任务,不过以前的任务倒全部都是由你们两人共同完成的。”

    接受诅咒的人是山吹,为了解除诅咒而接下任务的人却是我,这样看来分工还挺明确的。然后就是,要是放任诅咒不管的话,就会发生非常可怕的事。

    但是……就算听了她这一番解释,我还是没办法欣然说出“好我明白了”这种话。她说我们两人被诅咒了,难道我还能装出一副像是“那我们就去解除诅咒吧”这样的轻松模样吗?

    “……我懂你说的话了,但是你说的‘青春任务’又是什么?我们现在就可以开始挑战了吗?”

    “山吹……”

    我出声想要制止山吹过早抛出结论,但她已经接受了小春的话,打算就这样直接挑战青春任务。果然还是太乖巧了,明明我们还不能完全信任这位来路不明的少女。

    但山吹只是对我摇了摇头。

    “没关系的,我想,她值得我们信任。虽然我也不知道为什么,但冥冥之中总感觉没问题,没错。青叶,其实你也有这种感觉对吧?”

    ……无法反驳,因为确实如此。虽然我嘴上说着要多加小心,但心里已经默默接受了小春的话,甚至想要依靠她了解更多。或许是因为在丧失记忆前发生过什么,我心里并没有对小春抱有任何不信任。看来,山吹也和我一样。

    小春远远地看着我们,轻轻点了点头。接着她又一次伸出手来,那本书也随之再次出现在她的手心上。“青春任务板”忽然一页接一页地自动翻开。

    “还好刚刚话题进展顺利,你们需要挑战的‘青春任务’已经出现了,请过目。”

    我和山吹紧张地看着那本“青春任务板”,上边的文字先是散发出五颜六色的光芒,接着便出现了所谓的“青春任务”——

    『两人手里的线香花火·照耀着静默的暗暗长夜·在这远离喧嚣的神境·只属于两人的秘密场所』

    “……”

    我和山吹面面相觑地看着彼此。

    “它的意思,是不是……让我们两人一起放烟花之类的?”

    “可能不止……?上面说的‘秘密场所’有点难猜,我想可能只要是没人的地方就可以,除此之外就不太懂了。呐,是这样吧,小春——?”

    山吹一边询问,一边抬起头来,但眼前的一幕却让我们再也说不出话……因为那儿,什么也没有,地面空无一人,仅在天空中,留下了一片虚无的暗夜。

    那位突然出现的少女,就这样悄无声息地消失了。但是我完全没法骗自己说“那只是一场梦”。

    诅咒精灵,看来她是货真价实的存在了——此刻我只能如此感慨。

    “……虽然还不是很懂状况,但是既然要求我们这么做,那我们就放手试试看吧?”

    山吹把手撑在腰间,冷静地说着,她的发饰随着一起在夜风中摇摆。我对此表示同意,因为我心里总感觉,这到底还是一件不得不完成的事情。

    “烟花的话应该便利店有卖吧?还有打火机。”

    “恩,应该有的。至于地点……我想这儿就不错,既远离喧嚣,也没有其他人会来。我刚刚还以为会被怎么样,但到目前为止感觉还挺容易的。”

    山吹放松地笑了笑,看着她的笑容,我仿佛置身于圣光普照的天堂,一不小心就被闪得撇开了视线。虽然刚刚已经勉强承受住了一个突发事件,但是说实话,山吹的出现才是真正的突然啊。

    因为,这可是浴衣啊!世界第一可爱的女孩子此刻正穿着浴衣站在我面前——天青色的浴衣上点缀着纯白的花朵纹样,赤红的腰带衬托着她那无与伦比的魅力。秀丽的长发流淌身后,可爱的花饰装点其间,美艳,而又多娇。虽然大家都说“浴衣模样的女生自带美颜效果”,但我面前的这位显然早就超越了次元,踏入了神界仙女的境界。

    看到我突然陷入沉默的样子后,山吹先是露出了一脸疑惑,但她马上就“啊~”了一声,仿佛看透一切似的得意地露出微笑。她伸出食指戳戳我。

    “好啦好啦,看到我穿浴衣的样子太入迷的话,一会儿任务就要来不及了哟~你说呢青叶?不过……今天就让你稍微独占一下世界第一可爱的我的浴衣模样也可以哟~”

    山吹开开心心地走在前面,我也慌慌张张地从后边赶上,不得不说浴衣还是太能捕获人心了啊。我说不出半句场面话,只好不停地深呼吸,希望自己能够尽快冷静下来。但我在第一口气就卡住了,因为——这不是山吹后背的容姿吗!

    她的玉颈就在我的眼前。发束和浴衣中间,那洁白的肌肤绝对称得上是上半身的绝对领域,看得我双腿直发软。平时她都是披着长发,所以几乎看不到她的后颈。但是,就在今天,我看到了,那洁白的肌肤,一切都是那么动人,我的视线离不开她半寸。

    ……不行不行,这也乐得太明显了。但让我意外的是,看到如此令人兴奋的景象,我反而莫名地冷静了下来。我大大地呼出一阵心头的余热,接着便朝她搭话。

    因为从刚刚开始我就十分在意一件事情。

    “说起来,山吹你怎么来这里了?你不是应该和班上的同学一起行动吗?”

    没错,一开始我们班上的男生就自行组团说“去祭典上玩吧!”,随着团队渐渐扩大,班上的其他男生女生也相继加入,按理说山吹也应该在其中才对。虽然他们邀请过我,我还因为自己没什么劲头就拒绝了……结果我还是来了。

    接着,我回忆起了“神社境内栽着的那株竹子”,这才驱使我一步步走上石阶。

    山吹会不会也是因为想起了这件事才来的……要是我这么想的话未免也太乐观了,所以一定是还有其他理由。

    她不知为何发出了一声疑问,迟迟疑疑地朝我转过头来,脸上却带着满满的纠结。她的视线漂浮不定,最后在慌忙中解释道:

    “就是……那个……其实我是和大部队走散了!然后就想找个地方先冷静下来再重新配资开户 。但是……现在想想又觉得挺累的。等一会儿休息够了我就去配资开户 大家,然后就准备回家了。”

    “啊,是这样,那没关系吗?你要是累了的话我们就改天再完成任务。”

    “恩,不过真要说的话,可能是因为祭典人太多了所以觉得累,没事的。”

    如果是这样的话,应该就没问题了。我想这个任务也不会耽误太久。

    我们肩并肩从石阶上往下走去,山吹一边用手指抵着脸颊,一边问我:“那青叶你为什么来这里了呢?”。我转过身,看到她低着头,没能和她对上视线。

    在那一瞬间,我突然想找个借口蒙混过关,毕竟要说实话的话还是有些不好意思。但在我看到手里攥着的那封短笺后,我想到了自己用文字许下的心愿。我驳回了想要说谎的念头,一五一十地说出了真正的原因。

    “小时候,我们经常一起来这个祭典上玩。可能你已经忘了,但是我们当时还在这个神社的境内找到了一株竹子。竹子上还没被别人挂过短笺,于是我们就把自己写好的愿望挂了上去。我就是好奇那竹子会不会还在这儿,所以才……”

    我越说越不好意思,只好一边尴尬地挠挠头,一边把脸撇到一旁。注意到时,我们已经走完了石阶。热闹的喧哗由远及近,人声鼎沸的祭典再次出现。步行街上人山人海,店铺舞台流光溢彩,夜空,笼罩着一片欢快的雾霭。

    山吹一言不发地走着,让我有些担心。难道是因为我把旧事重提,让她觉得我太自作多情?如果真是这样的话可怎么办?我有些不安地歪过头,却没想到正巧和她那出神的视线对在一起。

    “——”

    她的嘴唇微微抿着,眼眸被泪水沾得湿润;她的手在胸前紧紧握着,脸颊上带着一抹淡淡的红晕。她轻轻地张开颤抖的嘴唇,对我说:

    “那个,青叶,其实……其实我也——!”

    “啊!山吹小心!”

    几个玩到完全不看路的小朋友横冲直撞地从我们身边跑过,只要稍微有点不小心就会撞上山吹,所以我拉着她退后了几步。紧接着便传来孩子妈妈那“不能跑!危险!”的温柔训斥。

    “啊,抱歉,你刚刚想说什么?”

    “恩……也没什么。我们还是赶紧去买烟花吧,我记得那边好像有家便利店来着。”

    山吹闭上眼静静笑着,满意地点了点头。但她马上就恢复了平常的神情,一边指着前方说道。确实那附近有家便利店。我点点头,和她一起加快脚步。

    热闹的人群在各个店铺中间攒动,锅碗瓢盆的敲打声不时传来,到处都是一片欢快的景象。往日漆黑的夜空,唯独在今天被灯火点亮。我和山吹静静地漫步其中。

    等我们总算走出喧闹的人群后,才终于瞥见了便利店的一隅,最后我们也十分顺利地买到了烟花。除了线香花火我们还买了其他的烟花套装,接着便赶紧朝着神社的方向原路返回。

    “啊!”

    山吹的步伐突然卡在原地。我问怎么了,她一脸惊愕地指着怀里的烟花说:

    “青叶!糟糕了!我们忘记买打火机了!”

    啊——我也和她一样发出了一声惊叹。明明都已经准备好烟花,甚至还买了饮料,结果竟然把打火机给忘了。这样一来不就没办法放烟花了吗?

    “事到如今也不能嫌麻烦了,我们索性再跑一趟便利店吧?我说山吹……?”

    山吹不仅没有听我说话,眼神还朝着某个地方闪闪发光。扯扯,她拉着我衣袖满怀期待地说:“青叶你看,那边那边!”。

    我转过头看向琳琅的店铺,其中正好有一家射击店。她指了指店里陈列着的奖品——一次性打火机,那上面不仅印着小动物的花纹,还带有知名角色的形象。

    “我们把那个赢下来吧~正好可以用上!”

    “说起来,山吹你从以前开始就很喜欢射击呢。”

    刚等我说完,她便有些腼腆地笑了出来。记得以前我们两人一起来祭典玩的时候,山吹最最喜欢的就是这个射击游戏。她那小小的身躯端着大大的玩具枪的身影,依旧留存在我心中。

    虽然去便利店买会更省时间,但既然她想多玩一会儿的话,那我就随时奉陪了。说完我们就朝着射击店走了过去。所谓射击,其实也是祭典上的必备游戏。棚子上摆有一排排的奖品,我们的目标就是将它们击落。射击用的玩具枪则是靠空气推出当做子弹的软木塞。

    山吹一边取出了几枚100日元的硬币,一边笑嘻嘻地看着我。

    “青叶青叶,机会难得,不如我们像以前那样来决一胜负吧?以前我们不是经常这样玩吗?”

    “啊——”

    听她这么一说,我倒是想起来了。我们经常比谁先打落第一个奖品。而且小时候也总是山吹向我发起挑战。只是,虽然每次都是她先提出挑战,但最后落败哭鼻子的也是她。

    但那都是以前的事情了,这么多年来我几乎没碰过射击,就算偶尔和老妹儿一起逛祭典也没怎么玩过,所以手感上多少也有些生疏了。今天突然接受挑战,说实话,我没自信一定能赢。

    山吹似乎看出了我没什么必胜决心的样子,跟着摆出了一副无趣的表情。但她马上就露出了笑脸,像是想恶作剧似的指着我的胸口说:

    “先说好了,这次比赛输的人要听赢的人一句话,不管是什么,怎么样?”

    “啊?不……不管是什么吗?”

    “恩,不管是什么都得听……这样有劲头了吧?好啦,快来吧!”

    她的笑脸还是那样耀眼动人,说完她开心地玩起了手中的硬币。看来不认真是不行了,毕竟输了的话不管对方提什么要求都得照做。虽然我的心里的小鹿已经成了一匹脱缰的野马,但我还是反复回味着她说的话。真的……什么都可以吗?这场比赛……这样下去没关系吗?我的对手可是世界第一可爱的山吹哟?

    但既然山吹难得有干劲的话,那我就奉陪到底吧。

    “比赛规则很简单,我们按顺序来打枪,谁先把那个打火机打下来就算谁赢。”,山吹指着打火机说道。

    虽然它看起来不像是做工简陋的两元货,但也够不着汽油打火机那类大牌。

    而且因为它没有被装在盒子里,所以要打中这么细小的目标也很费劲,不过要是打中了的话应该可以一发击落吧。想想还是有点难度。

    “青叶,你应该也知道我的水平吧,所以能不能让我先来?”

    “诶,啊,恩,可以,你先吧。”

    我吞吞吐吐地回答。不过如果真要追求公平的话,按理是应该用猜拳来定顺序的,但我刚刚一下也没想到这个。

    而且,正如山吹自己说的那样,我的确知道她的水平。虽然已经是小时候的事情了,但山吹从来都不太擅长打枪。想来我好像还从没看她击落过什么奖品,各种比赛也基本是我取得压倒性的胜利。

    也就是说,这次说不定也基本是我会赢……?要是真这样的话,那我到时候就可以让山吹唯命是从一次……

    诶,此话当真?真的当真?不管我提什么要求都可以吗?而且这个比赛对我来说恰好十分有利?

    就在我还对着这些不可思议的结果想入非非时,山吹已经给老板付了钱,一边招呼道,“大叔,让我打来一发”。她接过木塞子弹后十分熟悉地把子弹塞进枪口,接着便飞快地上好枪膛,把前半身牢牢地靠在射击台上,一边稳住了身子,一边拼命地把枪口朝打火机那儿靠近。这一套动作实在称得上是行云流水……诶?她为什么这么熟练啊?

    “等…等下山吹……”

    就在我毫不犹豫想要发问时,枪管里同时轻盈地发出“嘭!”的一声。

    “成功!打下来啦!”

    “不是吧!?”

    子弹完美射中了打火机,顺势将其击落下来,奖品就这样到手了。才一发子弹的功夫。目睹到她那射击准度和速度后,我除了惊讶之外什么也想不到。山吹转过身满脸笑容地看着我,手指可爱的比了个“耶~”,一边还把枪杆高高搭在肩上。

    “唔呼呼~其实我每次来祭典玩都会练习打枪哟,因为我从小到大都没赢过青叶你,心里可不甘心了~”

    关键是山吹说完后,又朝枪口里塞了一颗子弹,接着还给枪上好膛。果然是十分熟练的把式,看来她真的一直在练习。

    那其实山吹从一开始就知道,这次比赛她的胜算绝对高于我,只是在我开口之前她就率先说道:

    “只不过,某人一直都没有和我一起来祭典玩就是了~”

    “…………………………”

    怎么……突然要说这种让人难以回答的话。她有些挖苦我似的悄悄递来眼神。虽然我觉得她的话里有一半是在开玩笑,但剩下的那些,又藏着怎样的情感呢?

    山吹把剩下的子弹都拿去打小熊玩偶,虽然发发命中,但奈何玩偶就是岿然不动,而且她看上去也不如方才那般认真了。我们从大叔那儿收下打火机后便心满意足地放下了枪。

    “那么那么,青叶?”

    山吹一边得意地晃着手里的打火机,一边紧紧地朝我贴了过来,她的嘴角不怀好意地微微上扬,眼神撒娇似的从下面看着我。

    “……我知道了我知道了,你说什么我都会做的,那你想提什么要求呢?”

    事到如今只好听天由命了,山吹听罢满意地笑了笑。她会提什么样的要求呢?说实话我还是有点担心,但既然输了比赛,就要敢作敢当,事到如今只能老实接受惩罚了。但是,可以的话,我还是希望不要让我做什么太出格的事情……

    我静静等着山吹的下文,她反倒有些难以启齿似地摆弄着发丝,还悄悄避开了我的视线,扭扭捏捏地摇晃着身子。接着,她轻轻地对我说:

    “那个……可以像……刚才那样叫我吗?”

    “诶……?这样就够了吗?”

    “恩……”

    她又一次害羞地抬起头来看着我,她的脸颊已经染上一片可爱的红晕,眼瞳里满满闪烁着期待的光芒。她想要我像刚刚那样叫她,那就是那个了吧?

    “恩……那就……灯里。”

    我如她所愿说出了她的名。山吹,不,灯里轻轻张开双眼,繁星似的对着我眨呀眨,接着便露出了安宁的微笑——嘿嘿,一声轻柔的笑声传入我的耳里。

    “恩——这就对啦,要一直都这样叫我哟?已经变了就不能反悔了,好不好,喜一~?”

    灯里开心地说着,说完便转回身朝前继续走去。可能是因为突然也用以前的小名来叫我,我即使走在她身后,也能清楚地看到她那红彤彤的耳朵。

    但是,肯定我的脸也和她一样红吧,其实我的心早就扑通扑通地开始剧烈运动了。先不说能从那么近的距离欣赏她的美颜,光是用那样甜腻的称呼叫我,就足够将我一击必杀了。

    “好啦喜一,我们快走吧,因为我之前还和同学们说了一会儿回去,要是被大家撞见我们俩的话,说不定就要被误会了呢。”

    灯里回头对我说道,一边悄悄地指了指前面的人群。直到刚刚为止还慢慢悠悠的我也突然加快了脚步。确实眼前的情况有点不妙,要是真被班上同学看到的话肯定会被误会的。

    我急匆匆地靠到灯里身边,她却付以嫣然一笑。

    “不过~我觉得就算被误会了也不是件坏事~”,她笑着说完后便看向了前方。

    “诶?啊等下,灯里你的意思是……”

    “嗯哼~到底是什么意思呢~”

    她只是哼着小曲儿,并没有回答我的疑问,但她走在我前面的样子,看起来真的很开心。

    虽然我们稍微绕了点路,但是为了达成青春任务的目的,这也值得,那么接下来就轮到烟花出场了。

    我们回到神社后,便把喝完的饮料盒拆开注水,为一会儿放烟花做好准备。

    我和灯里的手中都握着线香花火,然后只要用打火机给烟花点上火,按理说就可以完成青春任务了。

    『两人手里的线香花火·照耀着静默的暗暗长夜·在这远离喧嚣的神境·只属于两人的秘密场所』

    这就是青春任务的内容,条件皆已具备。但就在我拿出打火机刚准备点火时——

    “哈啾!”

    唔哇!好可爱!这是什么!我还以为是打火机点火的声音,这么可爱的打喷嚏我还是第一次听见。

    灯里轻轻地揉了揉鼻子,有些不好意思地说了句抱歉。虽然我还想更多地回味这份可爱,但眼下还是先给烟花点上火吧——但她的样子怎么有些奇怪?

    “啊,啊嘞?诶?这是怎么回事?怎么会变成这样?”

    灯里一边慌慌张张地说着,一边把手朝地面伸去。她一次接一次地想要抓起什么,我仔细一看才发现是烟花掉在地上。尽管她每次都尝试着想要捡起烟花,但她到头来都没能捡起,这一幕,我看得清清楚楚。

    ……她的手指每次都会径直穿过烟花,就好像空气一般虚无缥缈。

    但奇怪的地方不止一处,就连灯里的脸颊都出现了变化。在她右眼下方的脸颊上,隐约现出了一个奇怪的标记——一个爱心,而且在那爱心里还摆着一个手掌,上面画着一道斜杠,爱心下还写着“STOP!!”几个字。这是什么东西?明明她的脸上刚刚还什么都没有。

    但就在我满头雾水不知所措的时候,小春的话语突然在我脑海中浮现。记得那位诅咒精灵说过这样的话:

    “因为‘青春诅咒’的原因,所以灯里只要一打喷嚏,就会陷入无法触摸物体的状态,也就是‘不可干涉诅咒’。”

    灯里也抬起了头,脸上露出一副若有所思的样子。

    “难道……这就是‘不可干涉诅咒’吗……?确实会变得摸不到东西,看来所谓的‘不可干涉’就是这种情况。”

    “应该……灯里你可能没注意到,但是你的脸上也出现了一个奇怪的记号,我猜多半也是因为这个诅咒。”

    我们两人面面相觑,不约而同地露出了困扰的表情。这下真是卡住了,如果说灯里现在无法触摸物体的话,那就更别说拿起烟花了。这样一来,『两人手里的线香花火』这个任务条件就没办法达成。接下来该怎么做?我不断地在脑中重复思考这个问题,但灯里却把手悄悄地递到我身边。不知道出于什么原因,她突然握紧了我的食指。

    “灯、灯里?”

    “嗯嗯,看来对象是人的话就没问题了,那么无法干涉的就仅限于物体了?啊,但是衣服也能摸到,嗯嗯,原来如此原来如此。”

    她一本正经地嘟哝着,一边上下左右地触摸着我的身体。这真是毫无顾虑酣畅淋漓的肢体接触,明明都到这时候了还要让我丧失理智吗www

    灯里突然明朗地抬起头,向我指了指掉在地上的线香花火。

    “喜一,你可以帮忙同时点上两根烟花吗?然后左右手各拿一根。”

    虽然我一下子没能明白灯里这么说的目的,但还是如实照做,同时点上了两根烟花,没费多大力气就完成了。两簇小而闪亮的火花,在我的左右手如期绽放,迸发出噼里啪啦的微弱响声。

    那么灯里的提议到这里就完成了,我抬头一看,才发现她的脸正紧紧地贴在我跟前。她那柔软的脸颊、水灵的眼瞳、整洁的长发、动人的妆容就这样映在我的眼里。我们靠着彼此好近,她几乎是贴在我的身上,双手温暖的盖住了我的左手。

    “……!”

    她那柔软光滑的肌肤紧贴着我的手,长长的手指和我的相互触碰,我差点儿没叫出声来。竟然有机会被世界第一可爱的女生这样对待,敢问天下哪个普通男高中生能沉得住气?脸上好热,心跳好快,体温飙升!

    为什么……突然……要这样做?好在趁我还没陷入混乱前,她率先开口说道:

    “这样呢?这样……能不能算我们两人都拿着线香花火呢?”

    听她说完,我才理解了当下了状况。我拿着烟花自不用说,灯里嘛,握着我拿着烟花的手,这样灯里也算拿着烟花……我觉得这并不是说不通。

    但就在下个瞬间,神社里突然迸发出一阵强烈的光芒。

    背后传来了一股十分刺眼的光线,甚至连烟花的火花都被轻易盖过。光线中伫立着的那位诅咒精灵又是何时出现,一切都不得而知。她手里拿着那本“青春任务板”,一言不发地站在那儿。书页自动翻开,一阵耀眼的眩光从那书中散射出来,书页上的文字漂浮空中,紧接着便星点似的消散,那光线也随着飘散的文字逐渐微弱,小春“啪”地一声合上书。

    “任务完成,辛苦两位了。”

    听到她亲口宣告任务结束后,一阵久违的疲劳突然涌上我的心头。看来,刚刚那个方法真的可行。我安心地长吁口气,灯里也和我一样大大地深呼吸着,一边露出了轻松的笑脸。但当她想再去拿起线香花火时,我们才发现原来不可干涉的状态还没结束。

    “小春小春,为什么我们都完成任务了,‘不可干涉诅咒’还没消失?是还要怎么做吗?”

    灯里朝小春靠了过去,我看到她脸上的那个记号还没消失,眼下确实还是无法触摸物体的状态。

    小春转过头看向灯里,脸上依旧不带任何表情,她的衣摆在风中轻轻摇晃,她这才开口说道:

    “这个诅咒其实是按时间来计算的,如果没经过一定时间是不会消失的,但你们放心,‘不可干涉诅咒’的单次时限只有两小时,并不会太长。”

    不是,我怎么感觉两小时其实也挺长了……?灯里虽然看起来也想加以质问,但最后还是保持缄默,毕竟不管我们如何抗议,结果都不会改变。

    “重要的是,新的青春任务已经发布了,请你们先来确认一下。”

    听到小春这么说后,我和灯里赶紧把视线锁定在书页上。接下来又会是怎样的任务呢?抱着些许不安和期待,我们紧紧注视着书页里出现的七彩文字——

    『坐在图书馆一角?那留着长发的女孩?正是一位文学少女?文学少女期待着理想邂逅?快为她的故事画上句号吧!』

    “嗯……?”

    我和灯里不约而同地皱起眉,我想我们感到奇怪的地方正是同一处。前面都还好,虽然“找到文学少女、为‘她’献上一场完美邂逅”的具体内容也还有待商榷,但真正的问题还在后面。

    “为她的故事画上句号……是什么?”

    我一不小心就说出了自己的疑问,灯里也是一副难以释怀的模样,她一边摆弄着发丝一边说道:

    “这是什么意思呢……?为她的故事……画上句号……?”

    “这个我们可以留着之后讨论,首先是要找到这位文学少女,而且还是在图书馆里,灯里你有什么头绪吗?”

    听到我的提问后,灯里若有所思地用手指抵着下巴,她的视线在夜空中来回飘忽,最后开口说:

    “我想想,要说有的话还真有……但是我也不是很有把握,之后我们一起去调查看看吧?时间嘛……马上就要周一……那就放学后我们在图书馆会和吧?”

    虽然她没有明说具体采取什么方法,但只要我能帮得上忙就好了。只是,为什么她的脸上又露出了那熟悉的迷之笑容呢?她挺起胸脯说道:

    “果然,我才是世界第一可爱呀~”

    于是……我收到了一个完全不是回答的回答。

    “我回来了——”

    打开家门玄关后我朝家里打了声招呼,身体像是被抽空似的疲惫。可能今晚在不经意之间,我已经花了好多力气。我长长地吐了口气,毕竟像那样不寻常的事情接连发生,觉得累也是理所应当的。

    总而言之,周一以前青春任务就先告一段落了。等到周一下课之后再开始下一步行动,我和灯里这样约好了。没想到事情竟然会取得如此进展,这是我在出门之前完全没有想到的。

    “回来了啊,你到哪儿去了?”

    向我发出提问的,正是我家老妹儿沙知。看来她刚好泡完澡,正巧遇见我回家。沙知那平时都扎起的头发流水般倾泻在背后,她穿着居家服——一件宽松短袖和短裤,正用浴巾擦拭着头发。

    “那啥……我去便利店去了一趟,然后碰巧遇到同学就在那儿聊了会儿。”

    毕竟我事前还和沙知说“今年就不去祭典了”,要是从头说起又太麻烦,所以只好先编个理由,用万金油便利店蒙混过关。而且我早些时候也是和妈妈说去便利店才出门的。

    “去便利店,却什么都没买吗?”

    “我……这不是忘了带钱包嘛。”

    撒过一次谎,就必定会出现第二个谎。好在我想起来自己确实什么也没带。幸亏老妹儿对我不感兴趣,只是爱理不理地“嗯”了一下。虽然我觉得自己没露出可疑行迹,但她还是继续说道:

    “既然你是回家来拿钱包的话,那等下还要出门对吧?一会儿我也一起去,老哥你等下我。”

    “诶,啊……知道了……”

    说实话,我完全没有想去便利店的打算,但既然自己都这么说了,要是突然拒绝反而奇怪。沙知听到我的回复后,便回房间去了。

    “啊,沙知,头发记得吹干,别出门又冻感冒了。”

    “我知道……真是话多。”

    她一边不耐烦地朝我抱怨,一边加快脚步走回了房间。

    我的周六,看来就要这样结束了。
上一章   章节目录    下一章

   GGO股票配资 返回顶部 我的书架 加入书架 章节错误 论坛快讯 论坛报道 最近更新

 

重要声明:小说“我的青梅竹马山吹同学”所有的文字、目录、评论、图片等,均由网友发表或上传并维护或来自搜索引擎结果,属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阅读更多小说最新章节请返回神凑轻小说文库股票配资 ,本站永久域名http://qhpz190.cn
Copyright © 2008-2014 神凑轻小说文库浙江配资 All rights reserved.

 

发现配资网 五金股票新闻网 环保投资网 99挖财宝 知识之窗网 葫芦岛新闻网 诊股健康网